安富老街风味

时间:2017-06-28 11:0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者:兰杨花) 冬日寂寥而又漫长,思绪难免四处飘荡。不经意间,想起老街的许多往事,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店铺,那些被南来北往的人们踩踏得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 现在的老街只剩了上下街子两里左右的旧房子还杵在那风雨里飘

(作者:兰杨花)

冬日寂寥而又漫长,思绪难免四处飘荡。不经意间,想起老街的许多往事,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店铺,那些被南来北往的人们踩踏得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

现在的老街只剩了上下街子两里左右的旧房子还杵在那风雨里飘摇。“安富场,五里长,瓷窑里,烧酒坊,泥精壶壶排成行,烧酒滴滴儿巷子香。”至今仍然流传的童谣记录着老街过去的繁华与辉煌,数落着记忆中老街的荣耀和排场。上街子还好点,多少有人家在住着,多少还有点人气儿。下街子就颇有几分惨淡的光景了,差不多一半以上的店铺和人家都关门闭户的,偶尔住着的也是老气横秋的几个老头、老太太,在落日的余晖里数着手指过着残剩得为数不多但依然有着丰富色彩的日子。开着门面的店铺多是茶馆、饲料店、棺材铺、丧葬服务一条龙之类的,沿街依然在卖着竹编的箩筐背篼筛子桌椅板凳等农村常见物件。

在那原先最为繁华的地段,倒是还有一家马家的清真牛肉馆,在现在的和平路119号。每到中午,或者黄昏,门前却经常停着车,下来一些很有来头的客人吃饭,是老街最有名的全牛席,一桌吃下来没有七八百元,别想吃出名堂。而多少人都是慕名远道而来,心满意足地离开。

原先在这一带做馆子生意的,大多都已经搬到新街去做成酒楼、酒店去了,店铺不知扩大了多少倍,却单剩了这一个清真牛肉馆还在老地方守着。是怕那远游的赤子回到老街闻不到那熟悉的味道、吃不到那魂牵梦绕的爆炒牛肚吗?还是在默默等待那些个从别人的嘴里打听到这一绝世美味的远方客人呢?无处寻觅,惆怅满怀离去的感伤是多么令人纠结啊!平常的百姓来这里,怕只是能够消受一小碟麻辣牛肉丝,就着烧酒坊的几口白干,吃得心欠欠的,一步三回头地离去,要是老板娘再热情的吆喝一声:“下次再来哦——”怕是真的要将两个眼珠子都落在那摆在盘子里的一坨一坨红灿灿的香喷喷的卤牛肉上了。

这可一点也不夸张,老马家的卤牛肉简直就是老街的一绝,不管它原先卖多少钱一斤,现在卖多少钱一斤,谁家里请客,能够切上这么一盘卤牛肉,那绝对是客人们下酒的最爱。老马家的卤牛肉,闻着,香味沁人心脾;夹在筷间,色泽红润,甚至因为快刀切片的缘故,还会返着金属般的光泽。送入口中,瞬间搅动你的慧舌,满嘴溢香,唇齿间如流淌着潺潺清泉,润滑如丝,细细咀嚼,肉质绵长,有着独特的牛肉的嚼劲和卤菜的醇香。外加干辣椒粉痛快淋漓的辣和翠绿芫须的冲鼻清鲜,那倒要小心你的舌头了。凡到这个毫不起眼的小铺子来吃饭的人,有几个菜是一定要点的,卤牛肉、爆炒牛肚、三巴汤、回锅肉、炒腰花、炒牛筋。要是想吃牛肉全席,那就先攒足了银子再说吧。当然,酒水自备可以多吃几个特色菜。到了老街来,不吃清真牛肉,那就白来了。至少也要切一盘卤牛肉回去,慢慢悠悠地品味吧!

据说,这清真牛肉馆还有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在里头。

话说,明朝末年张献忠进四川,把个天府之国弄得鸡犬不宁,人口骤减,无奈,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吸引外地移民,其中以湖广行省人口最多。而马家是为数甚少的西北部回族人,这在我县清流镇比较普遍。来到安富的马家从最初的在街边炖牛肉汤、烧红油牛杂起家,逐渐积累了点资本。到解放前的时候,已经在安富一带小有名气了。但那时马家牛肉的销售额也只是够一家老小勉强度日而已。随着马家人口的增多,马老爷子渐渐不再满足于天天跑摊挣两个小钱,有了想开门做固定生意的念头,无奈手中拮据,只够一家人温饱,哪里还有多余的钱购置门面?

一日,正好赶上官府拉壮丁,安富镇上一户人家也是册上有名。于是这家人找到马老爷子,即马道金,许诺给他三石谷子,让他顶替自己的儿子去当壮丁。这人还说,你看你一家老小成天地挤在街边守着几个炉子求生活,还不如用这三石谷子去换一个门面,这样一家子做生意的地方有了,住的地方也有了,婆娘娃儿就可以不消日晒雨淋的,多好啊!马老爷子一狠心,就把自己给别人去顶包当壮丁,换来了三石谷子,买下了安富下街子的一进60平米,有楼有门面的一间店铺。全家老小搬进新家的那天,也是马老爷子踏上壮丁征途的那天。在全家人的欣喜和担忧的眼神中,马老爷子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五里长街,这个给马家人带来幸福和悲伤的地方。

谁知这一去竟成永诀,官差何时把壮丁们当成人来看?两个月后,马老爷子因生活条件极其恶劣,长期的饥饿寒冷以及日夜不停的奔徙而累到在路旁。狠心的官差不但不怜惜,反而嫌恶他成了队伍的的累赘,叫人三棒两槌打死了。噩耗传来,马家人悲痛欲绝。自此,马家人立下一个规矩:无论生活多么艰难,亦或将来发达了,都不许卖掉这个拿命换来的铺子。

如今,和马家馆子相临的多数餐馆都搬迁到新街去了,但马家人却依然坚守在祖辈用生命换来的铺子上,无论时代如何变幻,无论社会如何进步,马家人就这样一代一代地传承这美味,也让这老街增添了些许岁月沧桑的味道。现在掌勺的是马道金的儿媳妇海宇秀,74岁了,却依然身板硬朗耳聪目明,说话走路都是掷地有声,上灶炒菜也是毫不含糊。大家都很亲热地叫她马嬢嬢,而老人的真名倒是很少有人知道。马家的牛肉菜系也从当年粗加工的牛肉汤、红油牛杂而逐渐壮大为牛肉全席。除了牛肺、牛肠不能入菜外,牛身上的其他部位都能做出美味佳肴。菜肴包括牛肉系列的凉菜、烧菜、炒菜和汤菜近四十个菜。其中以红油毛肚、红烧蹄筋、红烧脊髓、红烧牛肉,粉蒸牛肉、炒牛肉、炒肝片,卤牛肉、牛心、牛肝,三巴汤最为出名。马家现在的经营者马军丽(人称马二妹)就表示:自己现在要将马家清真馆子传承下去,将来还要带一个出来,以承袭祖辈的传统,让全牛席在这条老街上永远飘香。

再要有名的,就要数聂家馆子的白砍兔了。老街的白砍兔倒是都不错,不管是菜市场里卖的,还是烧腊摊子上切的,或者是哪一家馆子点的,多少都带有老街的正宗风味,甜酸味绝对都正宗。说起这白砍兔的做法,离不了老街的醋。山西老陈醋太酸,酸得掉牙,倒胃。老街的醋,闻着,酸味就从鼻子里钻到你的心里去,口中不自觉地润滑起来,胃口大开,吃什么都香。加上一勺白糖,便调和成甜酸味了,这甜的味道居然也就可以闻得到,令人魂牵梦绕,甚至是一想起那香香甜甜、酸酸辣辣的味道,就忍不住口舌生津,倒不失为解腻的一道好菜。

做白砍兔,对兔子的要求也蛮高的,瘦了不行,肥了也不行,也就是四五斤的肉兔,肉质鲜嫩,却又不是水洼洼的。放清水里煮,火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太大的火会把兔肉煮烂了,切出来没有卖相;太小的火又不能煮过心,煮久了反而会闷到起,肉质就差。煮好了的兔子就捞起来凉起,要凉透了才可以切盘,不然肉层之间会分离。盘子里多数时候是拿绿豆芽做衬底,切好装盘,淋上拌好的佐料,红白相间,撒上葱花,就是极佳的下酒菜。这白砍兔味道鲜美,肉质细嫩,口感好,还可解酒提神,因此特别受欢迎。

再要说的就是邓家馆子的豆花饭了。邓家馆子是安富街上很有名的一家老字号餐馆,以家常川菜为主。现在的主人名叫邓道琛,因排行老幺,于是这馆子也便叫做“邓老幺馆子”。这馆子是子承父业,邓老爷子原是杀猪匠出身,后来有了钱后,就在老街买了门面,开起馆子,做起了生意。邓家原先的老馆子坐落在上街子一带安富小学对门。一进的门面,楼上是个阁楼,安上了五六张桌子,那临窗的位置自然是最先就坐满了。每到二五八安富老镇逢场,馆子里从半晌午起就陆陆续续有挑担的,谈生意的,请客的,闲耍的人进来吃喝。照例是每人面前一碗嫩冬冬的豆花,外加一小蒸笼的粉蒸肉和一盘冒着热气的烧白,添上几个小菜,再来二两烧酒坊的白酒,边吃边聊,边喝边谈,生意做成了,客也请了,然后满面红光地走出门去。这时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已慢慢散去,老街复又恢复了原有的宁静,馆子门前的那口大锅只剩了清汤寡水,外带着几片豆花在游荡。

如今,邓家馆子还是那块招牌,还是传统的菜式,还是门前的一口大锅,里面温着白生生、嫩冬冬的豆花,还是那些赶集走累了的人们,亦或者请客的乡亲,一样的味道,一样的情意,满大街地飘着香,逗引着匆忙来去的人们的食欲。现在,虽然安富街道各条大街都开满了馆子,但要说吃点老街的正宗风味,依然还是数这三家的名号最响。倒不是说他们的特色菜有多诱人,而是那存留在记忆深处的对老街的记忆已然融化在酸甜苦辣的菜肴中了。吃的虽是一样的菜肴,品味的却是不同的心情。(编辑 刘波)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Powered by 荣昌陶,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主办:荣昌陶官方直营店
电话:023-46322077 023-46321316
地址:荣昌区安富街道陶都大道  邮箱:6324011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