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富老街沧桑门础

时间:2017-06-28 11: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者:安富街道文化中心:兰杨花) 安富老街五里长,以跃进门为界分为上下街子,上街子从政府(原先的禹王宫所在地)一直延伸到居民点,也是安富地势最高的地方,而这里原先是一座有几分坡度的山头。移民而来的安富老街人将这里建成最为繁华的禹王宫,享受

(作者:安富街道文化中心:兰杨花)

安富老街五里长,以跃进门为界分为上下街子,上街子从政府(原先的禹王宫所在地)一直延伸到居民点,也是安富地势最高的地方,而这里原先是一座有几分坡度的山头。移民而来的安富老街人将这里建成最为繁华的禹王宫,享受着老街人世世代代的香火供奉。下街子从跃进门一直到踏水桥,那高高矗立的青石砖砌成的门楣便是佐证。只是如今数百年岁月的沧桑早已将那原先的繁华悉数褪尽,只留了残破的砖瓦和隐约可见的门础诉说着老街古老的故事。

下街子踏水桥横跨的那条河名叫洗布潭河。顾名思义,这河里的水是可以用来洗布的。要说这河水可以用来洗布,今天的人们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的。其实,想想也对,不是有话这么形容咱们的河流吗?“六十年代淘米煮饭,七十年代洗衣洗菜,八十年代鱼虾难见。”要说洗布潭河原先是可以洗布的又有何不可呢?在现在的洗布潭村办公室附近,有一个略微大一点的地方原先是个水潭,潭中的水清澈见底。解放前,人们织的麻布需要浆洗,于是便将其背到河边,浸到潭水里打湿,然后拖到岸边的青石上使劲捶打,让其变得更加柔软,这样做好的衣服穿起才贴身吸汗,久而久之,这里便叫做洗布潭了,而这条蜿蜒绕过古镇的河流也顺理成章地叫做洗布潭河。如今,潭没有了,河却还在,只是河里的水缺了一分灵气,多半已经污臭不堪,而使其变得如此的也是那河岸两边的人们。每年涨大水的时候,洗布潭河便汹涌地要漫到老街来,有一年甚至将个下街子淹了个严严实实,一半以上的房屋都进了水,着实把老街人吓了一跳。如今,洗布潭河经过整修,水流通畅,也不再闹腾了。

踏水桥头的门础还在,只是门不在了。该如何想象那两扇木栅门是如何咿咿呀呀地迎来老街一天的热闹,又如何吱吱咯咯地关起月亮的静默。那两扇栅子门曾见过蒋介石的清瘦身形藏在老爷车里若隐若现,也曾见过余际唐骑着高头大马一身戎装,带领烧酒房的热血男儿呼啸而过,更或者,在月夜的掩护下,棠香中学的两个热血青年绕过栅子门的严密封锁,悄悄潜进火神庙那条小巷,在那雪白的墙壁上挥毫泼洒爱国的热情——“誓死抗日”,这四个大字一时间振奋了多少老街人的心!而淳朴的老街人更是将这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情感融入到生活和生产中去。抗战时期安富出产的“抗战到底”花瓶和陶制军用水壶无声地证明着老街并不缺乏血性。

如今的老街,依然随处可见保存得较为完整的圆木柱子稳稳地矗立在青石门础上,其中不乏雕刻精美寓意吉祥的图案。每一个门础就是一段故事,每一扇木门都掩藏着一户人家的兴衰和悲欢。老街人淡定而平和,当上世纪末小城镇改造的风刮过老街时,那些笃定要在安富建功立业的决策者们以摧枯拉朽的阵势将老街掀了个盖,不想却把老街的历史重新又阅读了一遍。不少人家的粉墙上书写着从土地改革、抗战时期、解放时期、三反五反直到文革派系斗争的标语、语录,对老街人来说,那只是昨天的一个故事,轻轻翻过,不留痕迹。当第二轮拆迁的浪潮袭来,老街人还是那样平静地接受了。正当他们静候第三轮拆迁的时候,风向变了,说是老街不拆了,要作为亟待抢救的传统风貌古镇进行保护。这个和瓷器口几乎有着同样规模却是不同命运的古镇在那一刻的表情凝重了。这是多少个古城、古镇被拆掉重新建成钢筋水泥的森林之后决策者们的觉醒?丽江古城、平遥古城、凤凰古城、洛带古镇的成功保护带来的经济效益恐怕要比拆掉她们带来的更多吧?老街人继续住在那些老房子里,数着那些门础过着自己的日子,只是现在的情形是要比之以前要好很多了。屋檐经过整修,不再掉瓦片;马路两边的人行过道重新铺上了青石板,不再担心走路崴脚;连公路路面都铺上了厚厚的一层沥青,结束了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历史,大卡车经过门前也不再那么闹心了;绕过老街的市政干道也已经动工,建成后,下街子几乎不过车子,那才是重新恢复老街昔日的宁静。老街要重新回到青石板路的时代,即使还有些年头要等待,但总是给人无尽的希冀和遐想。

在现今仍保存较为完好的下街子和平路74号唐举人故居,三开门的门面内十余根三米多高的圆木柱子巍然矗立在半米高的瓜形和鼓形石础上,虽历经数百年沧桑仍旧巍然不动,竟不曾偏移半分,实在是感叹其建筑牢固之极。纵深近十米的店铺内,随处可见这样雕刻精美的石础,“吉祥如意”、“福禄寿喜”等。行至后堂,两扇木门中间一个雕刻着“缠枝纹牡丹香炉富贵图”的门础保存完好,虽建于清代,但其花纹仍清晰可见,不失其昔日风范。部分石础被后来的居住者以石灰和泥涂盖,年深日久,石灰泥逐渐剥落,残存的也掩盖不住石础当年的华丽身影,风采依旧,令人叹绝。可惜,这三间铺面一间被改作茶馆,终日人头嘈杂,烟熏火燎,店主为扩大使用面积竟将部分厢房的串架墙拆掉,剩下几根圆木柱子赤裸裸地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当年风韵了然全无,实在令人扼腕。另两间租给一个棺材铺了,偌大的两个门面放了七八个黑幽幽的棺材,哪里还找得到昔日举人家的高堂大屋和古老建筑的精美宁静,豪华和气派?看起实在扫兴得很。庆幸的是,大门上残留的一条虬龙,张牙舞爪,腾空驾云,目龇怒张,尚有几分豪气留存,也算是对后人的一分安慰。

至于另外需得着实写上一笔的,当数位于下街子火神庙巷内的老街最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地方——火神庙。火神庙,又称赤皇宫,是人们祭祀火神,聚会演出的地方。火神庙与街区保持了原有清代建筑风格,楼台亭阁、戏台、吊檐、翘角清晰可见,由于交通便捷,商贸鼎盛,故在老成渝公路形成了火神庙及明清一条街。

而如今的火神庙早已残破不堪,昔年的一场大火将其建筑的精华部分损毁殆尽。更令人纠结的是,一个被称作“最后的烧帮汉子”、“陶痴”的人竟然拥有该庙的钥匙,倒不是跑来做什么研究的,而是将近几百平米的堂堂庙宇当作了饲养鸡鸭的场所。而尤其令人愤懑的是,满院的鸡鸭到处闲逛,随处可见的不仅是陶器的残片,还有鸭仙鹅仙们的排泄物,一段时间内竟至于不能下脚。不过,最近听得的一个好消息是,安富中学准备将火神庙打造一番,作为该校的陶艺展示馆,虽然其实施起来的可行度到底需得一番论证,但这样的消息对于残旧的火神庙来说还是一个值得振奋的。

如今老街上生活的人们,依然是那样的淡定和从容。因为老街人相信,老街的明天会更美好。老街的那些黑青色的瓦片、雕花的窗格、黛青色的撑拱、石灰抹过的粉墙、临街的楼阁经历过的风雨沧桑足以证明老街的历史。无论是清末的串架房子,还是民国时期的小洋楼,无论是藏在街面后的红砖楼房,还是残存得只有几根柱子的老屋,都将在新一轮的建设中获得新生。怎么说,咱们都还有这么一截老街,怕啥呢?其他地方是什么都没有了,他们总有一天会站在咱们的老街上赞叹,这条街可真美呀!那时,咱就等着笑呵呵地给他们装各种各样的陶器吧。谁叫咱们生活在陶都呢!老街人一准会这么说。(编辑 刘波)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Powered by 荣昌陶,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主办:荣昌陶官方直营店
电话:023-46322077 023-46321316
地址:荣昌区安富街道陶都大道  邮箱:632401187@qq.com